从过去5次两会政府工作报告 看P2P网贷

网贷之家 · 2月前
257 0
[核心提示]

    “互联网金融”一词再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自2014年算起到2018年,已有五个年头:

2014年,“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2015年,回顾2014年工作时,提到“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部署2015年工作时,再次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2016年,“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

2017年,“对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

2018年,“健全互联网金融监管”。

2019年,将会是......?

    从最初的“促进发展”到“规范发展”再到“警惕风险”,然后是2018年的“健全互联网金融监管”,措辞变化的背后反映的是行业大环境的变迁。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这五年,经历了爆发式增长,也见证了骤雨式整改,进入常态化“强监管”阶段。

互联网金融发展风口

    2013年互联网金融新业态一鸣惊人后,当时监管层对互联网金融整体持“鼓励创新发展、规范和完善监管”的态度。

    时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陈雨露的观点很有代表性,他提到,“互联网金融对于整个金融改革、金融体系效率提高都是非常好的契机。……互联网金融发展很快,将使百姓受益,也有利于市场竞争;另一方面,也因为发展很快,需要引起高度重视,推动其规范发展”。

    2014年,互联网金融一词首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总理便提出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对行业意义非凡; 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潘功胜在两会明确表示不会取缔互联网金融。

    吃了政策定心丸,互联网金融真正迎来了风口。

    这一年,网贷行业成立了2100多家平台,行业成交量突破2500亿元,投资人同比增长近4倍;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大规模布局线下扫码,股权众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第一批消费金融创业平台开始崭露头角……整个互金行业发生股权融资额58亿元,同比实现10倍增长。

    高速发展的同时,监管也在路上,如潘功胜所言,“互联网金融有不同形态,风险各异,要根据风险外溢性的不同采取不同监管办法,央行正在加以研究”。

    2015年初,监管人士首次谈到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原则,提到“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应坚持以无风险防范的目的出发,从保护公众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明确红线,坚守底线,筑好高压线”,红线监管的模式初步成型。

监管模型摸索中前行

    早在2015年7月,十部委就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7月-12月,互联网保险、P2P、第三方支付等细分领域监管细则相继出台。

    按照政策制度的出台周期,从确定监管框架、撰写初稿、征求各方意见到公开发布至少要半年以上,意味着,上述制度出台时,互联网金融整体环境仍然是鼓励和友好的,上述文件内容也是如此,宽松和包容为主,措辞仍然非常温和。如《指导意见》明确提出:

    “作为新生事物,互联网金融既需要市场驱动,鼓励创新,也需要政策助力,促进发展,……互联网金融是新生事物和新兴业态,要制定适度宽松的监管政策,为互联网金融创新留有余地和空间”。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措辞有了变化,但仍然提到发展。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两会答记者问时也表态,“这些(互联网金融各业态)还都是新生事物,出了事大家都希望加强监管,但究竟行业应该是什么样的规矩,怎么样监管还正在探索之中”。

    2016年4月,国务院组织14个部委召开电视会议,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当日,央行牵头多个部委出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在这份统领性文件之下,按照“谁家孩子谁抱走”的原则,相关部委分别出台第三方支付、P2P、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互联网跨界资管、互联网金融广告及以投资理财从事金融活动等七个子方案。

    统一认识后,整改大幕拉开。无论如何,先要对行业摸摸底,把潜在的风险处置掉。

监管重拳来临

    2017年,政府报告提出“对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同年,网贷资金存管指引、信息披露指引悉数落地,中国互金协会上线信息披露系统,对接平台数据;P2P平台校园贷、金交所等业务模式被叫停;强调P2P去刚兑,多家平台取消或调整风险备付金.....

    这一年P2P平台“组团”海外上市 积极拥抱资本市场,同时风险正在酝酿。

    2018年,政府报告提出“健全互联网金融监管”,政府提出要在2018年年初启动P2P整改验收,并按照计划年中完成备案。

    6月14日,在“2018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被问及“备案工作是否有望在年内完成”,他说:“我们继续进一步做工作,年内还不行,还得继续加把力。”

    至此,“备案延期”传言被监管方证实。

    年中,网贷雷潮集中爆发。五大互金协会齐发声,呼吁P2P平台有序退出,妥善度过行业风险期,同时从P2P逃废债接入征信、AMC进场救市等多方面举措稳定行业。

    而P2P爆雷后,背后的股东纷纷甩锅,极大地侵蚀了行业的信用基础。

    “在整个信用体系传递下,全行业遭受无差别打击,居心不良的平台应声倒掉,狠抓风控的平台,也死了。”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薛洪言直言。

    2018年年底,监管呼吁“三降”;“175号文”流出,要求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随后发布“1号文”,指明网贷机构转型方向,各地开始清退P2P。

    对于一些认真做事的合规平台来说,自然也受到了波及。有平台负责人曾感慨地说:“决定退出时,几个创始人相视泪流,坚持多年的理想,说没就没了,有委屈、有无奈。”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从“2016年开始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监管增强,监管的步骤和领域在深入,在风险专项整治中很多风险在爆发,但对整个市场来说,风险是在缓释的过程,P2P爆雷潮之后,投资人开始集中在头部平台,更多的产品集中在优质的平台和领域,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