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贷业务已成P2P平台重要利润支撑

经济参考报 · 3月前
310 0
[核心提示]

    助贷业务近来成为市场热词。拍拍贷等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近日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助贷业务营收和占净利润比例均出现大幅增长。从2018年财报数据来看,助贷业务已成为乐信、360金融、趣店等诸多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业务发力点和重要利润支撑。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助贷业务的增长是监管风向和市场需求等多因素推动的共同结果,银行等金融机构和助贷平台可各取所需,最终实现流量与资金的相互匹配。不过,助贷业务背后的风险也应警惕。在助贷业务中,金融机构需坚守业务底线,避免核心风控外包,拒绝变相增信,助贷机构也需严守助贷与放贷边界,避免违规放贷。

快速崛起 助贷业务已成互金公司盈利点

    何为助贷业务?目前,银保监会尚未对助贷业务进行明确定义。在北京互金协会近日发布的风险提示函中,将助贷业务定义为助贷机构通过自有系统或渠道筛选目标客群,在完成自有风控流程后,将较为优质的客户输送给持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经持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风控终审后,完成发放贷款的一种业务。

    近年来,助贷业务快速崛起。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助贷业务正成为公司业务的发力点和重要利润支撑。截至2018年底,趣店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资金余额为190亿元,同比增长近70%,2018年公司新增19家机构资金合作伙伴,共与99家持牌金融机构保持合作关系。2018年第四季度,360金融撮合贷款资金的78%来自金融机构。拍拍贷2018年利润大涨128%,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助贷业务的迅猛发展。

    今年以来,助贷业务继续保持快速发展的势头。拍拍贷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拍拍贷助贷业务占比持续提升。通过机构资金合作伙伴促成的借款金额占总撮合额的比例,从2018年第四季度的20.4%上升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30.9%,占比突破三成,并仍在快速增长中。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当前,助贷业务已经广泛用于企业贷款、个人消费贷款等各类金融服务中,但更多的是在消费金融行业的应用。助贷业务的资金提供方主要有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公司等,助贷机构主要为网贷平台、融资租赁公司、大数据公司等。

监管趋严 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成“出路”

    多位业内专家表示,助贷的业务模式并不新鲜,其近年的快速崛起,可以说是监管和市场的共同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近几年在银行业零售转型的大背景下,小额信贷业务更加受到重视。银行等金融机构有资金,助贷机构有场景、有数据、有流量,通过助贷业务,双方可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

    黄大智表示,对于资金方来讲,助贷平台可以增加其资金出口,在风控、贷后管理等阶段起到主要或辅助作用,实现扩大贷款规模、增加收入的目的。同时,也可以打通消费场景、健全数据种类,为进一步服务客户打下基础。对于助贷平台来讲,拥有大量的客户资源,但苦于缺乏稳定的、价格合理的资金,只能将有需求的客户推介给资金方以获取收益。

    此外,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的趋严,选择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已成为不少互金公司的“出路”。2018年,监管对于网贷平台提出“三降”等要求,赋能“B端”,吸引机构资金的助贷业务由此成为众多互金公司转型的方向之一。例如,宜人贷在2018年第三季度披露,公司为应对危机,寻求其他资金来源,已与高盛、新网银行达成合作。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表示,在一定程度上,助贷业务的发展扩张了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金融的服务边界,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更多弱势群体获得了金融服务,促进了普惠金融的发展。

警惕潜在风险 坚守业务底线

    随着助贷业务的快速发展,其背后潜在的风险也引发关注。专家表示,在助贷业务中,金融机构须坚守业务底线,避免核心风控外包,拒绝变相增信,助贷机构也须严守助贷与放贷边界,避免违规放贷。

    黄大智表示,助贷业务的风险主要体现在资金方接受无资质的兜底增信、核心风控外包,助贷机构的资金池、违规收费、过度催收等违法违规行为。此外,无牌机构违规放贷、过度收集用户信息侵犯个人隐私等行为同样为当前市场的主要风险行为。

    王诗强表示,助贷业务中的部分违规行为可能带来巨大的潜在风险。“比如借款人正常还款,助贷业务中各方操作不规范就可能导致借款人逾期上征信黑名单。此外,如果银行等资金方将风险完全外包,一旦助贷机构出现问题,就会导致风险转移到银行体系。”王诗强说。

    针对助贷业务中的潜在风险,近日多地方明确了监管要求。北京互金协会发布提示称,应严守助贷与放贷边界,合作持牌金融机构或者类金融机构应当在监管范围内开展业务,不利用技术漏洞、业务便利,半异化为放贷资金提供方私下出资放贷,或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放贷。浙江银保监局要求,当地城商行开展“互联网助贷、联合贷款”业务,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资金不得出省。

    事实上,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早在2017年发布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就曾明确监管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

    不过,董希淼也表示,在加强规范的同时,当前监管对于助贷业务还是持较为开放包容的态度。由于银行等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平台天然的“优势互补”特性,助贷业务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未来,银行等金融机构应更谨慎选择合作对象,坚守业务底线,做好风险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