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明确县域农商行定向降准调整方案

人民银行3月前

中国人民银行文件

银发[2019] 127号

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各分行、营业管理部、省会(首府)城市中心支行,深圳市中心支行: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至农村信用社档次,分三次调整到位。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是指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未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的农村商业银行,或者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上年末资产规模小于人民币100亿元(含)的农村商业银行。其中,本县级行政区域是指农村商业银行注册地所在的县、自治县、县级市、市辖区、旗、自治旗等行政区划单位。

二、自2019年5月15日起,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 个百分点。

三、自2019年6月17日起,再次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

四、自2019年7月15日起,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基准档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至8%,其中在本通知发布前执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的,同时停止执行该项政策。在本通知发布前执行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政策的农村商业银行,仍继续参与考核,达标机构执行优惠的存款准备金率。

五、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应将降准资金全部用于发放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贷款,加强当地县域金融服务。人民银行将相关情况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 考核。

请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各分行、营业管理部、省会(首府)城市中心支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将本通知转发至辖区内农村商业银行。



助贷业务已成P2P平台重要利润支撑

经济参考报3月前

    助贷业务近来成为市场热词。拍拍贷等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近日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助贷业务营收和占净利润比例均出现大幅增长。从2018年财报数据来看,助贷业务已成为乐信、360金融、趣店等诸多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业务发力点和重要利润支撑。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助贷业务的增长是监管风向和市场需求等多因素推动的共同结果,银行等金融机构和助贷平台可各取所需,最终实现流量与资金的相互匹配。不过,助贷业务背后的风险也应警惕。在助贷业务中,金融机构需坚守业务底线,避免核心风控外包,拒绝变相增信,助贷机构也需严守助贷与放贷边界,避免违规放贷。

快速崛起 助贷业务已成互金公司盈利点

    何为助贷业务?目前,银保监会尚未对助贷业务进行明确定义。在北京互金协会近日发布的风险提示函中,将助贷业务定义为助贷机构通过自有系统或渠道筛选目标客群,在完成自有风控流程后,将较为优质的客户输送给持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经持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风控终审后,完成发放贷款的一种业务。

    近年来,助贷业务快速崛起。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助贷业务正成为公司业务的发力点和重要利润支撑。截至2018年底,趣店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资金余额为190亿元,同比增长近70%,2018年公司新增19家机构资金合作伙伴,共与99家持牌金融机构保持合作关系。2018年第四季度,360金融撮合贷款资金的78%来自金融机构。拍拍贷2018年利润大涨128%,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助贷业务的迅猛发展。

    今年以来,助贷业务继续保持快速发展的势头。拍拍贷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拍拍贷助贷业务占比持续提升。通过机构资金合作伙伴促成的借款金额占总撮合额的比例,从2018年第四季度的20.4%上升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30.9%,占比突破三成,并仍在快速增长中。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当前,助贷业务已经广泛用于企业贷款、个人消费贷款等各类金融服务中,但更多的是在消费金融行业的应用。助贷业务的资金提供方主要有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公司等,助贷机构主要为网贷平台、融资租赁公司、大数据公司等。

监管趋严 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成“出路”

    多位业内专家表示,助贷的业务模式并不新鲜,其近年的快速崛起,可以说是监管和市场的共同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近几年在银行业零售转型的大背景下,小额信贷业务更加受到重视。银行等金融机构有资金,助贷机构有场景、有数据、有流量,通过助贷业务,双方可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

    黄大智表示,对于资金方来讲,助贷平台可以增加其资金出口,在风控、贷后管理等阶段起到主要或辅助作用,实现扩大贷款规模、增加收入的目的。同时,也可以打通消费场景、健全数据种类,为进一步服务客户打下基础。对于助贷平台来讲,拥有大量的客户资源,但苦于缺乏稳定的、价格合理的资金,只能将有需求的客户推介给资金方以获取收益。

    此外,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的趋严,选择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已成为不少互金公司的“出路”。2018年,监管对于网贷平台提出“三降”等要求,赋能“B端”,吸引机构资金的助贷业务由此成为众多互金公司转型的方向之一。例如,宜人贷在2018年第三季度披露,公司为应对危机,寻求其他资金来源,已与高盛、新网银行达成合作。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表示,在一定程度上,助贷业务的发展扩张了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金融的服务边界,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更多弱势群体获得了金融服务,促进了普惠金融的发展。

警惕潜在风险 坚守业务底线

    随着助贷业务的快速发展,其背后潜在的风险也引发关注。专家表示,在助贷业务中,金融机构须坚守业务底线,避免核心风控外包,拒绝变相增信,助贷机构也须严守助贷与放贷边界,避免违规放贷。

    黄大智表示,助贷业务的风险主要体现在资金方接受无资质的兜底增信、核心风控外包,助贷机构的资金池、违规收费、过度催收等违法违规行为。此外,无牌机构违规放贷、过度收集用户信息侵犯个人隐私等行为同样为当前市场的主要风险行为。

    王诗强表示,助贷业务中的部分违规行为可能带来巨大的潜在风险。“比如借款人正常还款,助贷业务中各方操作不规范就可能导致借款人逾期上征信黑名单。此外,如果银行等资金方将风险完全外包,一旦助贷机构出现问题,就会导致风险转移到银行体系。”王诗强说。

    针对助贷业务中的潜在风险,近日多地方明确了监管要求。北京互金协会发布提示称,应严守助贷与放贷边界,合作持牌金融机构或者类金融机构应当在监管范围内开展业务,不利用技术漏洞、业务便利,半异化为放贷资金提供方私下出资放贷,或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放贷。浙江银保监局要求,当地城商行开展“互联网助贷、联合贷款”业务,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资金不得出省。

    事实上,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早在2017年发布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就曾明确监管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

    不过,董希淼也表示,在加强规范的同时,当前监管对于助贷业务还是持较为开放包容的态度。由于银行等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平台天然的“优势互补”特性,助贷业务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未来,银行等金融机构应更谨慎选择合作对象,坚守业务底线,做好风险隔离。


P2P网贷或于下半年开始启动试点备案

网贷之家3月前

    4月3日,据财新报道,行业企盼已久的P2P备案工作,或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启动试点。财新记者获悉,监管拟将网贷机构分为区域性和全国性的经营平台,并提出了数千万元和数亿元起的资本金门槛。此外,监管也在酝酿要求平台需计提不同层级的风险准备金和风险补偿金。

    报道称,上个月末,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召集部分地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人士,就P2P管理及备案工作征求意见。

财新记者了解到,监管有意争取在2019年下半年在部分发达地区开展试点备案工作,完成少量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并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按照防范重大风险三年攻坚战的总体实现要求,在2020年完成全国范围内存量网贷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

    另据新京报4月3日报道,其从多位行业及接近监管方人士处获悉,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将有望取得重大推进。

    报道称,监管方要求各地坚持“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基本政策,稳妥有序处置风险隐患,推动网贷机构回归信息中介本源,在确保平稳健康运行的基础上,争取于2019年下半年开展部分省(市)的试点备案工作,力争于2019年末取得初步成效,完成少量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按照防范重大风险三年攻坚战的总体时限要求,于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完成存量网贷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

    报道指出,3月底银保监会及部分省市的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员在京召开关于P2P网贷风险整治的内部会议。据悉,监管方将出台新的文件,对P2P网贷平台注册资本金等诸多细节方面提出更为严格的规定。

    据了解,监管方要求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及其配套措施等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有关文件,在各地对辖区内网贷机构进行合规检查的基础上,对存量基本合规机构后续备案试点工作做出相关规定和要求。

    报道并称,基于网贷风险成因复杂,监管方要求各地在化解网贷风险时必须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在做好部分网贷机构备案工作的同时,务必对未备案网贷机构的处置精准施策,坚决防止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坚持稳中求进、坚持问题导向、坚持疏堵并举等工作原则。优先处理最严重、最紧迫、最可能威胁经济社会稳定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突出问题和重大风险隐患。对有违法违规行为的网贷机构,坚决予以清退处理。

点击加载更多